67书吧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古代血色场景重现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古代血色场景重现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钱安对王煊真的不错,是一个脾气比较好的老人,结果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在他自己的家中,精神体被一个生物吃掉了大半,没有血,但更残忍。

    “你们还想再现古代的血色场景?!”王煊当时就被刺激的眼眉立了起来,没有任何耽搁,向前冲去。

    在路上时,他就曾看到一些猛禽,体积大的不像话,一看就是妖物,现在居然敢这样肆无忌惮了?

    老钱算是一个好人,晚景竟这么的凄凉,精神体被啃食的几乎快熄灭了,马上就要成为行尸走肉了。

    王煊眼睛都红了,带着浓烈的杀气,一纵就是数十米,轰的一声撞碎门窗,径直就闯了进去,他实在是怒不可遏!

    “王哥你……”钱安的孙女钱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他这么失态,硬闯自己爷爷的卧室,顿时惊呼出声。

    床上,钱安呼的坐了起来,眼神开阖间,有淡淡的乌光露出,他露出诧异之色,道:“王煊,你怎么了?”

    钱家的人被惊动了,不少人都快速跑来,不明所以,都知道王煊与家里的老爷子关系很好,现在这是怎么了?

    王煊盯着床上的老人,在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那个生物依旧保持冷静,还想蒙混过关呢。

    不过,它没敢再吃钱安的精神体,静静蛰伏在血肉中,审视着王煊!

    “滚出来!在这时代,你们作为逃出大幕的生灵,不选择友善的融入人类社会,还敢以普通人为血食,找死吗?!”

    王煊的声音,像是炸雷般在这片院落中响起,先声夺人,震慑这个怪物。

    同时,他这也算是为钱家人解释了,避免他们不了解情况,在这里添乱。

    钱家的人都惊呆了,而后身上冒凉气,房间中有一个妖魔,在这里以钱安为血肉食物?这简直不可想象!

    现在,新星上都在谈钟家逃向宇宙深空中的事,更是提及了列仙跨界,妖魔来到人间的可怕后果,结果他们钱家第一时间就有了这种血淋淋的体验?

    “王哥,救救我爷爷!”钱芊脸色发白,这件事太可怕了。

    “王兄,这是什么情况,你要保护我们家老爷子啊!”钱家其他人也喊道。

    “胡闹!”钱安开口,眼球略带乌光,他扫视钱家人,道:“这个人看上我们钱家的产业了。”

    接着,他又笑了笑,道:“王煊,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切都好商量,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王煊想一剑劈了他,老钱体内那个怪物有恃无恐,这是在恫吓与威胁他呢,它将钱安残留的部分精神体当作人质。

    王煊看的很清楚,它现在一团漆黑,是兽类的元神,形似一头豺狼,但长着独角,并且有三对乌黑的羽翼。

    元神形态大体与真实的肉身相仿,这是一头妖魔!

    此时,这头怪物应该也意识到,王煊能够看透它的本相,在钱安的身体中舔了舔嘴,笑容冷冽,带着恶意,一爪子按住了钱安不足四成的精神体,对外咧了咧嘴。

    钱家乱了,许多人不知所措,究竟该听谁的?

    王煊看着前方,道:“你现在出来,说出你的根脚,还能有个好下场,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

    “王煊,这个世间还是有天理的,你不能倚仗自己是超凡者,为所欲为。列仙要跨界过来了,绝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凌驾社会之上,肆意行事。你即便盯上我钱家的产业,看上我们的秘库,也要讲些道理。”

    钱安的身体中,那个兽类元神嘴角带着冷笑,满满地恶意,它已经暗中发出讯号了,等人来支援!

    王煊的感知何其敏锐,感应到它暗中释放的特殊精神波动,以妖魔的秘法呼唤同类。

    他估量了下,觉得应该可以拿下它,而不伤及钱安的残缺精神,准备动手了。

    “你什么都明白,知道世间有天理,却在冒犯,颠倒黑白,将你自己的罪行放在别人身上,你想过后果吗?”王煊说道。

    哧!

    瞬间,一道匹练飞出,太快了,宛若天外飞仙,银白刺目,刹那没入钱安的身体中,让人反应不过来。

    这是郑武的元神锁链,属于最顶级秘宝,被旧约击断,但被王煊以老钟家秘库的“活金”接上并修复了。

    所有人都惊呼,那是什么东西,进入钱安的身躯了?

    哗啦一声,王煊一扯元神锁链,将那个怪物带了出来,彻底将锁住了。它形如豺狼,独角绽放乌光,在剧烈挣扎,不断嘶吼,面目狰狞。

    王煊长出一口气,虽然第一次用这件绝顶异宝,但总算没有失误,直接将这头怪物拿下了。

    但是,他看向钱安时,露出黯然之色,老钱多半活不了多久了,只残余三四成的精神体,受创太严重。

    “王煊!”这头怪物挣扎,咆哮着。

    原本,它是精神体状态,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它,立足超凡领域后,像是与常人隔绝了一个世界,无论发生什么,常人都无感。

    但是,元神锁链作为负有盛名的异宝,锁上它后,直接让它显形,在这里露出狰狞的兽类形体。

    “怪物!”

    “它刚才蛰伏在我爷爷的身体中,天啊,它都做了什么?”

    钱安是钱家核心成员之一,发生这种事,立刻有人向钱家大本营求助,告知具体情况。

    王煊盯着元神锁链上的怪物,道:“你自己主动说,还是等我逼你说?”

    刺啦一声,元神锁链发出光束,霎时间将这头凶兽的元神削落掉部分,化成光雨,消散在空中,让它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古代,有妖魔横行的时期,在人间屠城,活食生者,赤地千里,你们难道还想让这种血腥景象重现人间?!”王煊喝问。

    “啊……”这头妖魔惨叫不止,每一次勒紧锁链,它都有元神光雨散掉,它的精神体在被肢解。

    “说还是不说?!”王煊寒声道,他真的怒了,因为即便杀了这头怪物,也无法挽救回钱安的性命了。

    他探出一道光束,蕴含着浓郁的神秘因子,没入钱安的体内,让他苏醒了过来。

    “想不到啊,我遇上了妖魔,晚景这么凄惨,还好王煊你及时赶来了,总算没有让我死的无声无息,被这妖怪占据了身体,成为活尸。”钱安叹息。

    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那头妖魔在他体内吞食他的精神体时,剥夺其生命印记,获取他的记忆,想取而代之,并明确告诉他活不成了,现在的他只剩残魂,犹若风中随时会熄灭的烛火。

    “爷爷……”钱芊、钱瑞哭了,扑向钱安的床边。

    王煊默然,老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不是超凡者,精神体本就脆弱,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手段让他活下来。

    “啊,放开我,我说!”那头妖魔嚎叫,元神锁链每次加力,都让它瓦解一部分,相当于对它千刀万剐。

    很快,王煊知道,它来自大幕后某一个极其强大的妖魔阵营,背后有一头绝世妖魔——祁毅。

    一个敢于去争夺至宝——逍遥舟,并杀死一位绝世强者的恐怖妖魔!

    “你有多少同伴,都在哪里?”王煊逼问。

    “来了一批,在苏城外的寒雾山,他们可能随时会过来!”这头妖魔顶不住这种炼狱般的折磨,不断被削掉部分元神碎片,惨叫连连。

    砰!

    王煊猛力一震,银色的锁链将它绞杀成碎块,在最后一声哀嚎中,它分崩离析,元神被银光烧成灰烬。

    “老钱,我替你报仇了!”王煊说道。

    钱安点头,对他露出笑容,但无比疲倦,精神萎靡,眼神暗淡,叹道:“我不如老钟果断啊,早该离去才对。”

    钱家高层来了,在这里和钱安低语,聊了很多。

    “嗯?!”王煊定住一位高层,元神锁链,猛然飞了出去,哧的一声,从他的体内锁出一头怪物,显现出元神形体。

    “嗷……”兽吼声响亮,震动人的精神,它在长嚎,但是被王煊一下子就绞杀了,想伤普通人都做不到。

    “肆无忌惮啊,刚回到现世,你们就想人间充满血腥,你们这样的妖魔都该死绝才好,还以为这是古代吗?!”王煊寒声道。

    钱家的高层脸色全都变了,立刻做出决断,道:“我们立刻远行,进入深空,执行太初计划!”他们真的怕了。

    “走吧,早点离开,短期内不要回来。”钱安说道。

    他对王煊虚弱的点了一下头,不久后,他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老钱,走好!”王煊转过身去,他认识的熟人死掉了,让他动了杀意,这群妖魔无法无天,在这个时代,还想以人为血食?!

    现在,这个阵营回来了一大批人,天知道他们会吃掉多少人!

    “喂!”王煊联系郑家的真仙,他要了解情况,现在他是郑武,有资源人脉不能不用。

    上次一别,期间那三位真仙只找过他一次,交换了手机号,约定为他联系大幕后方,搜罗五色土、仙浆等。

    事实上,现在郑家的真仙有些怀疑了,因为今天王煊送走了钟家的战舰群。

    “东西我拿到了!”王煊声音微冷,直接拍了张金色竹简的模糊照片发了过去,告诉他们,成功并不一定要流血,润物细无声更佳。

    “公子,我这就过去见您!”对面一下子就激动了。

    “三天前,我在钟家时,曾被人摆下祭坛狩猎,有查出是谁吗?”王煊平静地问道,当时黑色锁链缠身,七支血色小剑落下,着实威胁到了他的性命。

    “周冲,他联络人在对付您。这个人的背后有一位绝世强者,在现世还未羽化飞升前,就被尊为天仙之祖——齐腾!”

    郑家的仙人很凝重,告知王煊,一定要严加戒备,不仅这个阵营后方的绝世强者十分恐怖,那个周冲也不好对付,疑似拿到了上古传说中的神物——锁魂钟。

    “周冲与妖族那些人最近走的很近,一直在谋划,我们怀疑,两大阵营的关键人物,天仙之祖齐腾和绝代妖魔祁毅可能联手了!”

    “我在苏城外,这里有一批妖魔,是否有周冲在撺掇他们?”王煊冷漠地问道。

    “我去查!”

    王煊收起手机,双目深邃,当日周冲在孙家拿到了锁魂钟,而他则悄无声息的取走了斩神旗。

    而在更早前,周冲曾在源池山显踪,其手下还曾召集王煊前往,要给他打上印记,收为己用。

    王煊没去,那一天源池山被孙家用战舰轰没了!

    “他大概率猜出斩神旗落在了我的手中。”王煊杀气腾腾,本就是对方先惹他的,还一而再的针对他。

    呼!

    远处,风声猎猎,一头猛禽飞过,庞大的身躯足有十米长,通体乌黑,带着大量的黑色妖雾,展翅而去。

    “妖魔更可恨!”

    王煊抬头,感觉到了一股若隐若无的敌意,在如今这个时代,这些妖怪还想复古不成,再现屠城的那些旧事?想什么呢!

    它们的胆子太大了,害死钱安,被王煊杀了两个同伴后,还敢派出一头妖魔接近,来探听消息?

    王煊驾驭飞舟,冲天而起,一剑飞出,寒光照射天宇,气冲斗牛!

    飞剑划过,如同一挂星河倾泻,将那头实力很强的妖魔斩首,血液溅起,硕大的头颅坠落下高空!

    一声怒鸣,凶禽的元神冲起,恶狠狠地盯着王煊,想要逃遁而去。

    哧!

    元神锁链飞出,直接将它锁住,王煊冷漠地拉了回来,轻轻一震,顿时将它绞杀。

    他突破到采药境界后,实力提升了一大截,其他人则再次受到超凡余波震动的影响而实力受损,可谓此消彼长。

    钱安死了,他准备拿妖魔开刀!

    “你们与周冲那个阵营联手了,原本就要对付我,如今还害死了老钱,在这个年代还做着妖魔君临大地的美梦,该打醒你们了!”

    王煊凌空,望着远方的山脉,他想大开杀戒了!

    “古代,妖魔强大的年代,十室九空,大地上一片血色。今天和你们算一算旧账,你们当中有些人大概率是从那个年代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