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 280【堕落】

280【堕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第一批银元。”费纯捧出个盒子说。

    赵瀚笑道:“坐吧。”

    费纯、宋应星各自坐下。

    这枚银元非常漂亮精美,应该是两人特意挑选的。

    正面竖直印着“壹圆”字样,周边有“崇祯十一年”、“江西造”等字样。背面主体图案,是稻穗和麦穗交叉,有“天下大同”字样。

    赵瀚非常满意:“这稻穗、麦穗图案细密复杂,是用来防止伪造的吗?”

    “确实用于防伪,”宋应星点头说,“周边一圈圆点,也是用于防伪。”

    赵瀚又问:“水力压制的?”

    宋应星解释说:“用水转滚轴轧制。”

    这个没啥技术难度,大明正德年间,奥地利哈布斯堡,就已经在采用滚轴轧币技术。

    五十年前,西班牙采用水力滚轴轧币,造币厂的地址在西班牙本土。

    近二三十年,墨西哥的造币厂,也开始采用此种技术。

    赵瀚当初给宋应星提的要求,是必须用水力造币。若是水力造币,冲压反而更麻烦,滚轴轧制则非常简单。

    赵瀚把玩着这枚银元,问道:“这是品相最好的吧,品相不好的呢?”

    宋应星又拿出两枚银元,说道:“品相不好的,大致有这两种情况。”

    赵瀚接过来一看,一枚严重弯曲,一枚图案错位。

    宋应星解释说:“滚轴轧制,难免弯曲变形,必须人工锤平才能出厂。还有就是滚轴模板,有时可能对歪了,导致银元图案错位。”

    赵瀚吩咐说:“图案错位的,就熔掉重制吧。”

    西班牙的八里亚尔银元,各种币面弯曲,各种图案错位,照样拿出来流通。

    “含银量多少?”赵瀚问道。

    宋应星说:“一枚银元就是一两,含银八钱八,辅料为白铜。”

    白铜就是铜镍合金,这枚银元含银量为88%。

    至于西班牙银元,含银量为90%左右。。

    2%的含银量差别,导致大同银元硬度高一些,轧制时币面弯曲也没那么严重,长期流通也没那么容易损毁变形。

    另外,大同银元为一两,标准重量为37.3克。西班牙银元不足一两,标准重量为27.07克。

    在中国流通使用,大同银元肯定更方便,可以直接对应一两银子。

    赵瀚说道:“铸币厂、轧币厂、制票厂(军票、官票),今后从工务司、财务司剥离。单设一个铸币局,归总兵府直管,由工务司、财务司协管。”

    “是!”

    费纯和宋应星拱手。

    费纯说道:“今冬到明年夏收之前,必须管制粮商,禁止粮食外运。请调几条水师战舰配合检查。”

    “可以。”赵瀚立即同意。

    主要是一年之内,地盘多了两个省,导致江西粮食严重不足。若不进行管制,明年春天必然粮价暴涨。

    别看年初之时,正兵只有16000人。

    但同时出兵两省,参战的农兵和运粮民夫,人数就多达六万余。

    用古代计算方式,赵瀚今年出兵八万!

    若再吹一下牛逼,可对外宣称出兵二十万。

    后期占领城池太多,又继续抽调农兵六千,分往新占领的城市防守。必须经过半年以上,等这些城市治安稳定,衙役捕快之类整顿妥帖,才能把各地守城农兵给撤走。

    这些守城农兵,也要消耗粮食!

    另外,还有大量官吏、宣教员、农会骨干出动,后续还要移民和赈灾。

    江西、湖南、广东,都已经没什么余粮了。

    若非大量发行军票,赵瀚连士兵的军饷都不够。他可不是满清,粮不够就跑去抢。赵瀚打下地盘,非但不能抢粮食,还得拿自己的粮食去赈灾。

    因此赵瀚这次扩军,只敢增至23000人。

    必须等到明年夏收,有了足够粮食,才能再次扩军5000人。

    二万八千人的战兵,足够平定南方!

    以这些战兵为骨架,随时可以拉出三十万大军。

    处理完公务,赵瀚回到内宅。

    “咯咯咯咯咯!”

    不是谁在笑,而是母鸡的叫声。

    盘七妹依旧跟费如兰住一个院子,可以互相交流作伴,也可以让盘七妹尽快学会汉话。

    只不过嘛,另有一进空院,被盘七妹开辟出来养鸡……

    买了一只公鸡、六只母鸡,还有一大群小鸡。

    盘七妹害怕鸡粪臭到别人,每天清扫得很勤快。而且鸡粪也不浪费,廉价卖给女佣,女佣拿回家囤积,再转卖给乡下农民。

    对此,赵瀚和费如兰都哭笑不得。

    “哇哇哇哇……”

    突然一阵哭声传来,赵瀚寻声走进养鸡院,却见铳儿仰着脖子嚎啕大哭。

    “怎的了?”赵瀚问道。

    费如兰叹息说:“铳儿踩死了一只小鸡,也没人骂他,他自己就哭了。”

    赵瀚抚摸儿子的头顶,柔声安慰道:“乖,不哭,不哭。”

    铳儿指向身后,抽泣得话都说不连贯:“爹……爹,小鸡……不……不动了,被我踩……踩坏了。”

    “那你该不该小心一点,以后不要踩到小鸡?”赵瀚问道。

    “嗯。”铳儿抹眼泪点头。

    赵瀚笑道:“这就对嘛。不怕犯错误,但犯了错误一定要改正。记住了吗?”

    铳儿半懂不懂,只是点头。

    盘七妹已经收起小鸡的尸体,怕孩子看到了继续哭。

    其实养鸡挺有意思的,至少铳儿非常喜欢,天天都要跑来喂鸡。费如兰偶尔跟来,倒是跟这些鸡混熟了,母子俩简直就是在养宠物。

    小孩子的伤心,来得快,去得也快。

    没过多久,铳儿就欢笑起来,用盘七妹拌好的米糠喂鸡,蹲在那里专心观察众鸡吃食。

    临近傍晚,小妹回来了,郑森屁颠颠跟在身后。

    郑芝龙那厮打听过了,赵瀚有个妹妹未嫁。他把儿子扔过来,还特地告诫儿子,可以跟赵瀚的妹妹多接触。

    存着什么心思,不言而喻。

    郑森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却莫名其妙被赵贞芳吸引。

    因为赵贞芳活泼大方,不但熟悉唐诗宋词,还学完了《四书》,而且还会西番的数学。赵贞芳跟郑森接触过的少女不同,身上有一种自强自信,还有一种爽朗和洒脱——这是受到赵瀚影响。

    反正,郑森被迷住了,有空就跟着赵贞芳跑。

    郑森十五岁,赵贞芳十六岁,就像弟弟跟着姐姐。

    为了有共同话题,郑森不但聊四书和诗词,还主动跟着赵贞芳学习数学。

    “哎呀,你怎么还没学会,这种题我都教你几遍了,套用公式就能解的啊。”赵贞芳数落道。

    郑森傻笑道:“我脑子笨。”

    其实他早就会了,装傻充愣,只是想看赵贞芳责备人的样子。

    一颦一笑,郑森都觉得好看。

    郑森脸皮厚,一直赖着不走,明显想在这里蹭饭吃。

    即便是吃饭时间,郑森的视线,都各种偷偷落在赵贞芳身上。

    赵瀚越看越感觉不对,国姓爷他是要重点培养的,这怎么有点跑偏了啊?

    赵贞芳是个聪明姑娘,早就已经察觉出异样。今天在家里吃饭,郑森居然还这样偷瞧,她顿时被羞得脸红,生怕被哥哥嫂嫂发现。

    趁着赵瀚不注意,赵贞芳瞪了郑森一眼。

    郑森被瞪得心花怒放,那种娇嗔模样,脸蛋还红红的,顿时把郑森给看痴了。

    这什么鬼啊?

    赵贞芳反而不敢再瞪眼,埋着头只顾扒饭,她现在心里好乱啊。

    赵贞芳喜欢的是萧时选,虽然高冷得像块木头,但研究数学时特别有魅力。至于这个郑森,赵贞芳只当成小弟弟,可这个弟弟毫不掩饰的追求,又让赵贞芳心里多少有些喜欢。

    有时候,赵贞芳会想,我究竟该选哪个才好?

    赵瀚全当没看见,他不干涉这种事,一切凭小妹自己的心意。

    吃过晚饭,郑森又跟着赵贞芳跑。

    只剩两人独处的时候,赵贞芳狠狠刮了一眼,告诫道:“不许这样看我,跟傻子一样!”

    “好啊。”郑森笑道。

    赵贞芳又说:“天很晚了,你不要跟着我,别人会说闲话的。”

    “姐姐明天去哪玩?”郑森问道。

    赵贞芳说:“我明天要上课,可没什么时间玩耍。”

    郑森说道:“等下课之后,我再去接你,我还有许多数学问题要请教呢。”

    “到时候再说。”赵贞芳觉得这人好无赖。

    郑森站在院子里说:“你进去吧,我看着你回房。”

    “懒得理你。”赵贞芳转身就走。

    进了屋内,把门关好,赵贞芳又忍不住偷看。

    只见郑森还站在那里,赵贞芳感觉脸蛋发烫,同时又颇为自责。她觉得自己移情别恋了,明明喜欢萧时选,为啥又要这样呢。

    少男少女的心事,总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赵瀚则在跟费如兰、盘七妹聊天,家里人少,两个女人相处比较和谐,就连吃饭都在一起吃。

    若是人多了,肯定无法如此融洽。

    盘七妹的词汇量日渐增多,简单交流不成问题,就是不能说得太快、听得太快。她全程坐在旁边微笑,听着赵瀚给费如兰说话。

    盘七妹很喜欢费如兰,又像姐姐,又像母亲,教会她很多东西,对她还特别照顾。

    聊了一阵,赵瀚前往书房。

    等看书两个小时回来,两个女人还在聊天,而且主要是一起陪铳儿玩。

    “铳儿还没睡呢?”赵瀚笑道。

    费如兰说:“眼皮子都打架了,就是不肯睡。”

    铳儿趴在盘七妹怀里,眼皮子闭上又睁开,突然脑袋一耷就睡着了。

    “我抱孩子回去。”费如兰起身说。

    两个女人,一人一晚,赵瀚轮流同房。

    突然间,赵瀚想起以前看过的小电影,口感舌燥道:“要不把孩子给奶娘,今晚一起睡吧。”

    “一起……”费如兰猛然反应过来,红着脸啐道,“不知羞!”

    “就一晚,就一晚。”赵瀚用哀求的语气说。

    一直坚持不纳姬妾,现在却要玩花活,果然权势容易让人堕落。

    费如兰起身欲抱着孩子走,赵瀚连忙拉住:“来嘛,来嘛,就一晚上。”

    “噗嗤!”

    费如兰突然笑出声来,认识赵瀚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见他可怜兮兮的样子。

    费如兰叫来惜月,让她把孩子抱给奶娘。

    惜月把孩子抱出去,房门立即就关了。这姑娘瞠目结舌,忍不住朝里面偷瞧,心儿怦怦直跳,可惜很快就熄灯了。

    盘七妹本来没搞明白,直到被赵瀚拉进卧房,看到费如兰也走进来,她才羞得缩去床上坐着。

    看着姿色各异的两位美人,赵瀚浑身发热。

    “不许看,把灯吹了!”费如兰的声音越说越低,直至细不可闻。

    盘七妹猛地下床,两步跑去,一口吹灭。

    屋内漆黑,只剩窸窸窣窣的脱衣声,随之而来的,是三人越来越重的呼吸。

    都紧张兴奋得要命。

    赵瀚终于堕落了,不再是一个纯洁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