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书吧 > 东荒记事 > 第三十六章 妖族使节团(中)

第三十六章 妖族使节团(中)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67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海立即凝神静气,强大的灵魂稳稳地掌控着自己的心神。

    一种极其霸道强悍的幻象噬魂之镜。如果不是他的六魂十三魄,和修习的“炼魂诀”以及“摄魂术”的缘故,他可能已经被摄如其中。

    金海想到这里,心中的怒火腾腾燃起,一个使节团的信使居然胆敢在皇宫之中公然取人性命。如果换着是别人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再看那位信使已经是一具僵尸了,他不相信,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文士居然能够挡住这面连他们大妖国最厉害的灵魂巫术师都无法挡住的灵魂攻击。更不要说其他高手了。他还想着如何为杀掉了这人寻找什么理由呢。

    他这样做是因为,他怕失败,如果他们这个使节团失败,就意味每一个使节团的信使的全家都会被斩首。罪名是“损害国家名誉罪”。所以他绝对不能容忍失败,他们使节团绝对不能容忍失败。

    “信使大人,你这个是一面幻象噬魂镜,可以直接摄人魂魄,其法力超过你们国家最厉害的巫术师。这面古镜来自语你的远古神迹——阿斯特古迹群。”

    那位信使听到金海的回答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能难住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们使节团的全部文使将逃不出他们悲催的命运。想了想这位信使转身回到他的队伍中去,和其余的十七人商量了一刻钟后。反身又回到金海的面前。

    “这位年轻人的确惊才绝艳,才华横溢。我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这位年轻人帮忙解答一下。”这位文使说道。

    “不妨直言。”金海答道。

    “在我们广大的国土的西面有一个大海。名叫苦海。无边无际却没有一个生物能在里面生存,它的水很苦,但却喝不死人。既然这海中之水对人无害。但为什么里面却不能生存下一个活物呢?”

    金海一听这个问题,他的妙手空空之问心告诉他这个信使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是使用一个狡猾的两面逢源法。因为在他们的国家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曾经他们国家出台了一项命令。说只要有人解决了这个问题就能免除全家的一次死罪。如果是多人参加的解决的问题。如果有死罪,则全部的人及其家属都可以得到赦免。

    所以这位信使使用了一种稳胜不败的策略。金海心里想到如果他们也不知道答案。那就可以尽情忽悠了。虽然老子没有本山大叔的本事,但经过现代忽悠教育的金海,这还不是一个小问题吗?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我从一本旧书中看到过一段记载。这个海不是叫苦海。它的真名叫“死海”其原意就是说这里不利于任何生物的生存。除了它的盐高之外,还有一种叫紫铜粉的东西,它能封闭盐的咸涩,只要长期医用此水,生物体内的的血液和其他体液的盐分含量就会达到极其恐怖的程度,这样所有的生物都不能在此生存。”金海说完严肃地看着那位信使。

    “就这么简单?”

    “不复杂,你可以试验。”

    “如何试验?”

    “你们可以用高浓度盐水持续地注入动物的体内。过不了多久这些动物就会死亡。”

    “那为什么那些海洋生物能在盐水中生存呢?”

    “因为它们可以自己排除掉身体内多余的盐分。但是如果存在紫铜粉,那么那些多余的盐分则不能被排除。那么可以在海洋里那些生物放到死海里。绝对是难以生存的,我想这些实验那么一定是做过的了。”

    那位信使脸色铁青,他也知道他是无法反驳金海的这通说法的。值得和其他十七位信使向大夏皇帝一抱手,直接不管不顾地走出了皇宫大殿。

    他们的身后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声。众大臣都笑逐颜开。经过三年的屈辱,这一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他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连那几位皇子心里也许是五味杂陈,但脸上也绽开出几缕笑容。

    “你叫金海,”皇帝陛下开口问金海道。

    “陛下,我叫金海。”

    “明儿已经告诉了你的条件。现在我正式赐你东华书院毕业。赐你三品皇子少师。等完成了擂台赛,再赐你相应的军职。”

    “谢陛下。”金海说道。

    ?一日后,上京城,东华大广场内。一个巨大的擂台已经高高地搭起。彩旗飘飘,锣鼓喧天。妖族使节团的众多仆役布置好现场,就整齐地排队站立在擂台的四周,擂台周围站立了很多观众。把巨大的广场挤得满满的。这时议论声四起。

    “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始了。”一位年轻人说道“是呀。今年不知道这批妖族狗又要杀害我们多少高手?”

    “去年我们死了一百多人。今年可能也不会少于去年的。”

    “我们太窝囊了,高手几乎被他们杀尽了。”

    “那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不战而认输,更没有面子。战而败,起码还有尊严。”

    “也是这个道理。”

    随着开始时间的临近,来到广场的人越来越多。金海也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看着擂台上的人。第一个出场的人。是一个粗壮的大汉,手持两柄大铁锤。是一个炼体第十重的修士。那种不屑,傲慢的神情让台下的大夏人族的观众有一种极强受伤感。

    这时金海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的来源,金海看到一行四人站在离他不远处。其中三人他是认识的。他们是平延光,呼延凤,还有玉玲珑,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孤傲英俊的年轻人。

    他猜测那个他未见过的年轻人一定是八大家族最耀眼的天才——战天云。

    “草,这人也太张狂了,你们看他脸上那无耻*贱的表情。我就来气。那个纨绔平大少说道。”

    “如果我有战哥哥的修为。我一定上去,打他个稀里哗啦。”呼延凤说道。

    那个战天云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擂台。站在他旁边的玉玲珑也是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台上那个张牙舞爪的妖族修士。

    看到他们四人,金海心中一阵翻腾,特别是玉玲珑和战天云站在一起,让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他感到他在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上总是那么失败。无论是上一世还是他的这一世,他觉得都没有什么进展。为此,他一直都有着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想到这里,金海自嘲地笑笑。他心中暗暗发誓。把所有的精力提升他的修为上。不要再为感情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既然上天要让他如此,他也别无选择。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努力达成。只有感情是不能单靠努力就可以办到的。爱与不爱,那是一种本能。我们都无能为力。

    这时,铜锣敲响。擂台赛正式开始。

    “你们人族有没有人敢上台来与我过招。如果都是怂货,老子下去喝茶了。”那个第十重修士大声地说道。

    这个声音刚落,一个身影一下串到五米高的擂台上,是一个人族第十重修士。此人虎背熊腰,一脸的剽悍之气。开口说道。

    “老子三年在军队里,没有机会来收拾你,今天就来替我的弟弟报仇,了结掉你这个妖族的渣滓。”

    说着,人族修士拿出一把大银怒视着那个妖族大汉。随着他的枪抖出七道绚丽的枪花,如怒号的猛虎冲向妖族修士。

    “砰,”锤枪相碰,发出一大片耀眼的火光。同时两人都被撞下擂台,远远地飞出。过了很久。双方才勉强站起。都同时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看来双方都无力再战。

    这时有议论声响起。

    “这是陈都尉,他弟弟在前年的擂台上被这人杀死。”

    “哎,可惜呀,报不了仇。”

    “已经能够打成两败俱伤就算不错了。”

    “妖族这些武信使都是万里挑一的勇士,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从死人堆走出来的。”

    “这一次,我看玄,”

    “是呀,但愿我们能少死一些人。为我们大夏多留一些精英。”

    “这口气实在难咽下。”

    听着这些对话,金海抬头看着擂台上走出的第二个第十一重修士。身着一身皮质战衣。手持一把开山大斧。满脸的骄横。对着台下喊道。

    “还有谁不怕死的,尽管上来,让老子过过瘾。”

    金海听到此话,正欲上前。突然一阵香风沁入他的鼻孔。一个男装打扮的俏丽女子走到了他的面前。低声说道。

    “金海,请稍等,”

    金海听到此话,疑惑地看向那个女子。问道。

    “你认识我?”

    “嗯,我叫高媚,四哥经常向我提起你。”女子虽然在低声说话,但那柔美清脆的悦耳嗓音如黄奕出谷,煞是好听。

    “你是九公主?你不是在天央宗吗?”

    “我刚回来,看能不能帮帮我四哥。”

    “为什么阻止我现在出手?”

    “如果你过早暴露实力,他们妖族真正的高手,就会有更多观察你的机会,甚至可能想出对付你的方法。”

    “有道理,但我不愿意让更多的大夏勇士丧生于此。”

    高媚听得此话,那如深潭秋水般的双目浮起几缕赞赏之意。

    “砰,”台上的一个人影被击落台下。

    又一个人族勇士躺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在金海和高媚短短的几句对话中,已经有三名人族勇士失去了生命。

    随着第四个人族勇士站在台上。围观的大夏市民大声地呼喊道。

    “大喜勇武,绝不屈服。”

    “大夏勇武,绝不屈服。”

    “大夏勇武,绝不屈服。”

    但是随着那个妖族大汉的开山斧霍然落下,人族勇士用他的铁棍堪堪地挡住那把巨斧。人却被震下了擂台。摔出十米之远。口吐鲜血。人事不省。

    整个广场陷入死一般的静寂之中。

    这时,一个身穿青色衣衫的身影缓缓地走上了擂台。